西南石油大学康伟一年300多天穿华服 通茶道器乐还有大概会作词

撑着油纸伞,在飘飘而下的雨丝中,脚下溅起星星点点的雨花——在西南石油大学的林荫小道里,一个男生身着汉服,款款而来。他是康伟,一名工商管理专业的大二学生,若要比回头率,他丝毫不输那些高颜值的女同学。“从去年国庆开始,到今年国庆有300多天是穿的汉服。”康伟说,他是一名忠实的汉服爱好者和传播者,奉行“全日制汉服”,除了一些不得不穿便装的场合,他都坚持身着汉服。

图片 1

图片 1

“他不是一般的喜欢。”喜欢汉服的人很多,但像康伟这么痴迷的不多,以至于他的同学都说:“我们学校有汉服社,但一提起汉服,同学们却会首先想到康伟。”

有奖调查:高三这一年得花多少钱

有奖调查:高三这一年得花多少钱

结缘汉服:16岁时收到来自父母的礼物

双一流 名单你读懂了吗 为何分成AB类

双一流 名单你读懂了吗 为何分成AB类

每天早上,康伟会比宿舍里的室友早一些起床,一件一件地穿好汉服,将前襟轻轻地搭向右侧,卷好腰带,生怕哪个细节没有做好。等待室友们一一起床后,再一起去上课。不管是宅在宿舍里,还是上课、出街、吃饭,康伟总是身穿汉服出现在众人面前。

高三家长必须知道的9条自主招生政策

高三家长必须知道的9条自主招生政策

回忆起第一次接触汉服,是在2012年那个初中毕业后漫长的暑假,康伟在网上找到一段汉服爱好者拍的汉服题材MV,名叫《汉家衣裳》,讲述了一个人梦中见到一件美丽的衣裳,又在现实世界中得到那件衣裳的故事。康伟看后被汉服表现出来的美感,以及“清淡平易、天人合一”的文化内涵所感染。

自主招生 与自招相关的竞赛 专家建议自招早做准备

自主招生 与自招相关的竞赛 专家建议自招早做准备

那个暑假,汉服填补了康伟的匮乏感。高中之时,繁忙的学业之余,上网看图看书泡论坛,康伟把大量的时间投入到对汉服了解之中,他读完了沈从文写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

解密专业19期:神秘的中医药学

解密专业19期:神秘的中医药学

作为有着厚重历史底蕴的汉服,今天的服饰学研究却仍然依赖沈着,缺乏一手资料。读过沈从文,康伟开始追随那些热爱汉服的前辈,例如前天汉民族文化网管理员、汉服吧吧主“溪山琴况”。“溪山琴况”原名汪洪波,是汉服复兴的重要倡导人物之一,但2007年年仅30岁便去世了。知道了这些后,康伟对汉服的热爱又多了一份使命感。

解密专业 聪明的孩子学物理 历史学

图片 3

在西南石油大学校园里,常有不认识的人背地里称康伟为“天仙哥哥”——这名个子挺高的大二学生常常身着汉服出入课堂,腰里系着香囊,雨天时还会撑着一把油纸伞。

康伟自称忠实的汉服爱好者和传播者,从2016年国庆至今,已“超过300多天全天穿着汉服”。不知情的人见他这身装扮,常误以为他是“参加了社团活动后没来得及换衣服”。

因为西南石大学生媒体“石大青听”的报道,康伟的故事为四川当地媒体所“挖掘”,最终“红”遍网络。网友对康伟的评价颇为两极,有人对他表示钦佩,也有人不解:现代服装风格从简、实用,穿汉服作为爱好很正常,但是把穿汉服和复兴汉文化联系起来,是否使命感过强?认为康伟“作秀”的人颇多。

10月16日,康伟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相关报道出来后,自己也会去看网友的评论,他认为,那些“不了解汉服却诋毁汉服”的人不可理喻,但“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没有必要为其生气”。

“汉服是我们汉民族的传统服饰,祖先的东西不能丢。”康伟称,对自己而言,汉服不仅是可以日常穿的衣服,更已经融入生活,不可分割。他说,在未来的工作中也会继续选择“汉服”。

图片 4

四川大二男生穿汉服出入课堂:工作后会继续穿

“父母不支持不反对”

康伟性格温和,内敛谦逊,话也不多,回答问题时总是寥寥数语,但对约访的媒体很少拒绝。

“我想让更多人对汉服有起码的认知和辨识能力,接受汉服。”康伟说,自己推崇复兴汉服,而非“复古”。“华夏复兴,衣冠先行,始于衣冠,达于博远。这才是正途,就是利用汉服这一媒介宣扬传统文化。”

初次接触汉服是在2012年暑期,彼时康伟初中毕业在家无事,看到一则汉服爱好者拍的mv《汉家衣裳》,讲述了一个人梦中见到一件美丽的衣裳,又在现实中得到那件衣裳的故事。康伟被其中“清淡平易、天人合一”的文化内涵所感染。

一年后,父母送了康伟人生中第一件汉服,那是一套浅蓝色的“直裾”,盛行于汉代。“虽然父母送了我汉服,但他们一开始是反对的,后来才慢慢接受。”康伟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称,他把汉服当成爱好之后,家人对他有过干涉、有过争吵,家人认为这与常人的生活格格不入。2016年国庆,当康伟决定奉行全日制穿汉服后,同住在家的外公外婆和康伟大吵一架。“我和同袍一起穿汉服出去玩,被他们看到了,他们说我是唱戏的。”

决定“全日制汉服”后,康伟只在特定的场合不穿汉服,比如活动和体育课。“在家也穿得可能少一点,因为父母还并不是很能接受。”康伟告诉澎湃新闻。经过此次媒体报道后,家人的态度有了改变。“父母一开始反对我穿汉服,后来跟他们解释汉服是汉民族的传统服饰,祖先可以穿,我们当然也可以穿,现在他们不支持不反对,算是一种默许吧。”康伟告诉澎湃新闻。

“同学及老师(对自己穿汉服的态度)都还好,一开始不太习惯,后来看我穿多了就习惯了。”康伟说,老师现在对他虽仍感“惊讶”,但更多的是支持。这位看起来文静斯文的大男生擅写古诗词,同时也喜欢古琴、洞箫、围棋、象棋、茶道、插花等充满“古风”的才艺。有学生称,和他同上选修课,回答老师提问也颇为“犀利”。

如今康伟拥有20余套汉服,包括冬夏各四套、春秋七套、直裾一套、大氅两件、大袖衫一件、斗篷一件,再加上一些配件。其中“贵的七八百,便宜的两三百,大部分是节省零花钱买的,也有好友礼赠”。

“我个人喜欢衣裳配长褙子,很适合日常生活,很方便。”康伟称,汉服的面料、做工颇为讲究,但毕竟是小众的,大规模生产存在困难,因此对汉服爱好者来说,价格会是个小问题。

四川大二男生穿汉服出入课堂:工作后会继续穿

图片 5

工作后也会继续穿汉服

媒体报道后,争议也随之而来——学习汉文化为什么非要穿汉服,读国文课本不就行吗?穿汉服如果不戴冠不蓄须,那就显得非常不伦不类……其中也不乏一些难听的声音。

康伟看到这些评论也不生气,只是觉得有些网友诋毁汉服,却并不了解它。即便是一些常识性的知识也不清楚,比如“汉服是汉民族的传统服饰,并不是汉朝的衣服”等等。

在西南石油大学校媒公号“石大青听”对他的报道中,有不少学生留言称,“想对康伟说一声抱歉”。因为之前的不了解,在校园里看到一身汉服的康伟时,总有人觉得“怪异”,以为是“行为艺术”,从而多看几眼。“对不起,我们都戴上了有色眼镜。”一名学生称。也有人认为,对文化的热爱与追求,做自己喜欢的事,本身值得推崇。

康伟乐见这些改变。犹记得最初穿汉服外出时,面对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康伟只觉得“害怕”。“总有人说是cosplay或唱戏的。”而他现在对此已经“习惯了”:“我穿的是祖先的衣服,身上流着祖先的血液。”

对于汉服,“汉服爱好者”这个小圈子里分歧也颇为严重。不少网友提出借助高校汉服社团进行汉服文化的复兴与弘扬。“这不现实,现在很多人或社团都过分在意汉服本身而忽视其背后的东西。”康伟称,汉服只是今人了解传统文化的媒介,过分在意衣物就会走偏。

康伟表示,在未来的工作中,他会继续选择“汉服”。“其实汉服有很多种形制,可以适用于任何工作场合。”康伟告诉澎湃新闻,身穿汉服并不影响自己交友,他也“希望未来的女朋友能接受自己这一点”。

康伟希望自己穿汉服在外行走时,路人可以接受他,不要投来异样的眼光,“像日本人穿和服,韩国人穿韩服一样(自然)”。

解密专业 聪明的孩子学物理 历史学

(原标题:四川大二男生穿汉服出入课堂:为宣扬传统文化,工作后继续穿)

图片 6本文图均为
微信公众号: 石大青听 图

在西南石油大学校园里,常有不认识的人背地里称康伟为“天仙哥哥”——这名个子挺高的大二学生常常身着汉服出入课堂,腰里系着香囊,雨天时还会撑着一把油纸伞。

康伟自称忠实的汉服爱好者和传播者,从2016年国庆至今,已“超过300多天全天穿着汉服”。不知情的人见他这身装扮,常误以为他是“参加了社团活动后没来得及换衣服”。

因为西南石大学生媒体“石大青听”的报道,康伟的故事为四川当地媒体所“挖掘”,最终“红”遍网络。网友对康伟的评价颇为两极,有人对他表示钦佩,也有人不解:现代服装风格从简、实用,穿汉服作为爱好很正常,但是把穿汉服和复兴汉文化联系起来,是否使命感过强?认为康伟“作秀”的人颇多。

10月16日,康伟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相关报道出来后,自己也会去看网友的评论,他认为,那些“不了解汉服却诋毁汉服”的人不可理喻,但“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没有必要为其生气”。

“汉服是我们汉民族的传统服饰,祖先的东西不能丢。”康伟称,对自己而言,汉服不仅是可以日常穿的衣服,更已经融入生活,不可分割。他说,在未来的工作中也会继续选择“汉服”。

图片 7

“父母不支持不反对”

康伟性格温和,内敛谦逊,话也不多,回答问题时总是寥寥数语,但对约访的媒体很少拒绝。

“我想让更多人对汉服有起码的认知和辨识能力,接受汉服。”康伟说,自己推崇复兴汉服,而非“复古”。“华夏复兴,衣冠先行,始于衣冠,达于博远。这才是正途,就是利用汉服这一媒介宣扬传统文化。”

初次接触汉服是在2012年暑期,彼时康伟初中毕业在家无事,看到一则汉服爱好者拍的mv《汉家衣裳》,讲述了一个人梦中见到一件美丽的衣裳,又在现实中得到那件衣裳的故事。康伟被其中“清淡平易、天人合一”的文化内涵所感染。

一年后,父母送了康伟人生中第一件汉服,那是一套浅蓝色的“直裾”,盛行于汉代。“虽然父母送了我汉服,但他们一开始是反对的,后来才慢慢接受。”康伟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称,他把汉服当成爱好之后,家人对他有过干涉、有过争吵,家人认为这与常人的生活格格不入。2016年国庆,当康伟决定奉行全日制穿汉服后,同住在家的外公外婆和康伟大吵一架。“我和同袍一起穿汉服出去玩,被他们看到了,他们说我是唱戏的。”

决定“全日制汉服”后,康伟只在特定的场合不穿汉服,比如活动和体育课。“在家也穿得可能少一点,因为父母还并不是很能接受。”康伟告诉澎湃新闻。经过此次媒体报道后,家人的态度有了改变。“父母一开始反对我穿汉服,后来跟他们解释汉服是汉民族的传统服饰,祖先可以穿,我们当然也可以穿,现在他们不支持不反对,算是一种默许吧。”康伟告诉澎湃新闻。

“同学及老师(对自己穿汉服的态度)都还好,一开始不太习惯,后来看我穿多了就习惯了。”康伟说,老师现在对他虽仍感“惊讶”,但更多的是支持。这位看起来文静斯文的大男生擅写古诗词,同时也喜欢古琴、洞箫、围棋、象棋、茶道、插花等充满“古风”的才艺。有学生称,和他同上选修课,回答老师提问也颇为“犀利”。

如今康伟拥有20余套汉服,包括冬夏各四套、春秋七套、直裾一套、大氅两件、大袖衫一件、斗篷一件,再加上一些配件。其中“贵的七八百,便宜的两三百,大部分是节省零花钱买的,也有好友礼赠”。

“我个人喜欢衣裳配长褙子,很适合日常生活,很方便。”康伟称,汉服的面料、做工颇为讲究,但毕竟是小众的,大规模生产存在困难,因此对汉服爱好者来说,价格会是个小问题。

图片 8

工作后也会继续穿汉服

媒体报道后,争议也随之而来——学习汉文化为什么非要穿汉服,读国文课本不就行吗?穿汉服如果不戴冠不蓄须,那就显得非常不伦不类……其中也不乏一些难听的声音。

康伟看到这些评论也不生气,只是觉得有些网友诋毁汉服,却并不了解它。即便是一些常识性的知识也不清楚,比如“汉服是汉民族的传统服饰,并不是汉朝的衣服”等等。

在西南石油大学校媒公号“石大青听”对他的报道中,有不少学生留言称,“想对康伟说一声抱歉”。因为之前的不了解,在校园里看到一身汉服的康伟时,总有人觉得“怪异”,以为是“行为艺术”,从而多看几眼。“对不起,我们都戴上了有色眼镜。”一名学生称。也有人认为,对文化的热爱与追求,做自己喜欢的事,本身值得推崇。

康伟乐见这些改变。犹记得最初穿汉服外出时,面对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康伟只觉得“害怕”。“总有人说是cosplay或唱戏的。”而他现在对此已经“习惯了”:“我穿的是祖先的衣服,身上流着祖先的血液。”

对于汉服,“汉服爱好者”这个小圈子里分歧也颇为严重。不少网友提出借助高校汉服社团进行汉服文化的复兴与弘扬。“这不现实,现在很多人或社团都过分在意汉服本身而忽视其背后的东西。”康伟称,汉服只是今人了解传统文化的媒介,过分在意衣物就会走偏。

康伟表示,在未来的工作中,他会继续选择“汉服”。“其实汉服有很多种形制,可以适用于任何工作场合。”康伟告诉澎湃新闻,身穿汉服并不影响自己交友,他也“希望未来的女朋友能接受自己这一点”。

康伟希望自己穿汉服在外行走时,路人可以接受他,不要投来异样的眼光,“像日本人穿和服,韩国人穿韩服一样(自然)”。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