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白啊?双胞胎也可以有一线的距离

peter zelewski对双胞胎之间的联系非常感兴趣,因此为双胞胎们拍摄了一组照片。双胞胎之间的亲密联系不是我们这些非双胞胎的人能够理解的,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只会一直盯着那些长得相像的双胞胎看,不管是当着人家的面还是在网上,纯碎是出于一种好奇。在作品“相像但又不像”里,peter zelewski更近了一步,他不仅只是对他们的相似性有兴趣,还探索了他们深厚感情背后的故事。他抓住了双胞胎之间的细微差别。

kira和taya — 15岁, 伦敦, 2017年11月

相似的服装、动作、性别和表情并不能掩盖这些双胞胎的不同,事实上,他们之间的相似更多地是来源于他们所生长的环境,而不是外表。peter采访了12对住在伦敦的双胞胎,拍下了他们的照片,而他们的故事也一起被分享在了照片下面。

“我们的妈妈告诉我们,当我们还小的时候我们就经常通过发出婴儿的声音来相互交流。长大以后我们一直非常亲密,以至于从来没有想过有必要交许多朋友,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更希望彼此都有自己最好的朋友,而不是仅仅只是拥有彼此。问题是当我们遇见新朋友的时候,他们总是把我们当成是一个人,但我们其实都很看重自己的特点。”—kira和taya。

duke和joe — 15岁, 伦敦, 2017年7月

“记得很小的时候,我们俩第一次分床睡,当时我感到非常孤独,忍不住大声哭泣。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俩变得很不一样,但也非常相像。joe比我更加绚烂,他喜欢化妆,梦想着有一天成为一名化妆师,而我喜欢摄影,更喜欢在幕后拿着照相机。双胞胎最大的好处就是相互之间能够舒适地交谈,不必担心被别人贴上标签。”—duke和joe。

devontay和dijon — 23岁, 伦敦, 2018年3月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宇航员,dijon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律师,但现在我们都在学习商业管理。我们喜欢双胞胎的身份,我们既是最好的朋友,又是兄弟,没有什么比这更棒了。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当我们分开的时候,朋友们总是会把我们认错,这真的很尴尬,尤其是当你不认识对方的时候。”—devontay和dijon。

tululah和delilah — 13岁, 伦敦, 2018年1月

“delilah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是她最好的朋友,我们永远也不想分开。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感到更加舒心,比如一起看电视、彼此给对方做头发、甚至睡在同一张床上。我们分开的时间不会很久,因为我们都不喜欢这种感觉。人们总是问我们双胞胎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如果我们都不知道不是双胞胎的感觉,我们怎么会回答这个问题呢?”tululah和delilah。

clinton和lee — 23岁, 伦敦, 2017年2月

“我们从小就形影不离,穿一样的衣服,但学校里的老师却从不喜欢我们这样。他们讨厌我们什么都一样,总是试图把我们分开,甚至会跟老师讲我们不应该穿的一样。我认为他们误解了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但那只会让我们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现在我们依然会穿一样的衣服,不管我去哪里买东西,我总是会习惯性地买2个。”clinton和lee。

chloe和leah — 13岁, 伦敦, 2017年1月

“我们既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好的姐妹。我们之间有某种很强的联系,总是能够知道对方的想法、感受甚至是梦境。chloe有一次从我们双层床的上铺掉了下来,摔伤了锁骨,她真的很疼,但却没有哭过一次,但我总是忍不住哭泣,就好像她的疼痛能够传染到我身上一样,我能够感觉到她的疼。”chloe和leah。

bill和toby — 14岁, 伦敦, 2017年9月

“我们一直非常亲密,我们的个性也很像,有时候甚至可以在同一时刻想到同一个点子,在跟对方交流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想到一块去了。这样的同步比我们外表的相像还要强烈,因为它真正展示了我们内在的相似,就像是我们的外在一样。”—bill和toby。

sharmeena和ridhwana — 23岁, 伦敦, 2017年7月

“在我们的生命中,sharmeena和我一直都没有一个能够真正称之为家的地方。当你很小的时候就要不断从一个国家搬到另一个国家,交朋友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想这也无形之中促进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搬到一个新地方而又没有朋友,至少我们还有彼此,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sharmeena和ridhwana。

reggie和mickey — 2岁, 伦敦, 2017年10月

“作为mickey和reggie的父母,我们很高兴我们的儿子是双胞胎,因为我们知道他们将彼此成为对方一生的好朋友。即使是在很小的时候,他们已经展现出了不同的个性和兴趣,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之间的关系将给他们提供坚强的信心和后盾,让他们知道不管自己在做什么,另外一个都会一直支持他,并以他为荣。”—reggie和mickey。

ddwina和rebecca — 27岁, 伦敦, 2018年3月

“在一次意大利之旅中,我生病住院,我的姐姐晚上过来看望了我,但当她离开的时候,我的主治医生看到她离开了医院,就像疯了一样,用意大利语朝她大喊,并用手指比划着。他并不知道我有一个双胞胎姐姐,以为我要放弃自己了。由于语言上的障碍,我妈妈并不能跟他解释,只能把他拉到病房里,来证明我们确实是双胞胎。”edwina和rebecca。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