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评:替岗扫马路撞成植物人 该不应该给一个“环境卫生工”名分?

文 | 令狐卿

北京时间五月八日消息。据媒体相关新闻报道了解到,最近这则关于环卫工的消息再度爆发舆论,事情的原委要从这名来自河南濮阳的,如今已经六十二岁高龄的环卫工人毛喜梅开始说起。

女子扫了五年马路,不幸被撞成植物人。悲催的是,肇事司机提出:她不是环卫工。

澎湃新闻近日报道,河南濮阳62岁环卫工毛喜梅替人顶岗做了五年环卫工,去年12月扫马路时遇车祸被撞成植物人,至今昏迷不醒。后续治疗或许需要几十万元,肇事者和环卫队都不承认其环卫工身份,生命保障堪忧。一个底层的勤苦长者,命运被扔进了推诿扯皮的漩涡中。

图片 1

这是河南濮阳一起交通事故所显示的非常情况。2018年12月27日,毛某在濮阳街头扫马路,被一辆轿车撞成植物人。今年2月15日濮阳交警支队认定,肇事司机负事故全部责任。一个月后,肇事司机提出行政复议,毛某不是环卫工,就不该上路,并要求交警部门重新划分事故责任。

理解这件事情,无非是情、理、法三个参照标准。

毛喜梅替人顶岗做了五年环卫工,去年12月扫马路时遇车祸被撞成植物人,至今昏迷不醒。后续治疗或许需要几十万元,肇事者和环卫队都不承认其环卫工身份,生命保障堪忧。一个底层的勤苦长者,命运被扔进了推诿扯皮的漩涡中。

尽管最近交警部门再次判定,肇事司机仍然负事故全部责任,但一个问题却不能无视:被撞成植物人的毛某,在事发地段辛辛苦苦扫了五年马路,不过濮阳市示范区环卫队职工名册上,负责清扫该路段的确不是毛某本人,而是李某某。

图片 2

理解这件事情,无非是情、理、法三个参照标准。

就连濮阳示范区环卫队负责人也称,毛某没有和他们签合同,她跟环卫队没有关系。

肇事者已经被认定为全责,按照第三方责任险走保险公司流程,承担毛喜梅的相关医疗费用,这个不存在什么疑问。第三方责任险就是为这种情况设计的,肇事者作为老师,也已经拿出了十万元左右的治疗费用。按照保险额赔付是一部分,按照加害者的责任另外赔偿也是应该。

肇事者已经被认定为全责,按照第三方责任险走保险公司流程,承担毛喜梅的相关医疗费用,这个不存在什么疑问。第三方责任险就是为这种情况设计的,肇事者作为老师,也已经拿出了十万元左右的治疗费用。按照保险额赔付是一部分,按照加害者的责任另外赔偿也是应该。

网友想不通:扫了五年马路的女子,连环卫工名分都没有,那么是谁让干的活?

根据报道,肇事者已经向交警队申请行政复议,要求重新划分事故责任。这么做的动机也很明确,那就是要止损,防止被植物人的车祸受害者无限期拖下去。但是,肇事者以“毛喜梅不是环卫工人”作为复议理由,既不成立也很荒谬。整个事情中,肇事者最没资格拿环卫工的身份说事。

根据报道,肇事者已经向交警队申请行政复议,要求重新划分事故责任。这么做的动机也很明确,那就是要止损,防止被植物人的车祸受害者无限期拖下去。但是,肇事者以“毛喜梅不是环卫工人”作为复议理由,既不成立也很荒谬。整个事情中,肇事者最没资格拿环卫工的身份说事。

据悉,示范区环卫队是政府购买服务形式委托给濮阳富邦劳务公司负责。事发后,富邦公司曾作出书面解释:该路段环卫工是李某某,毛某是李某某个人雇用。

道路交通事故,不以人的身份为转移,只跟责任划分有关。是不是正牌的环卫工,不应该影响责任认定与划分。所以,肇事者这么做,无非是在全然理亏的情况下挣扎求放过的一种行为。

道路交通事故,不以人的身份为转移,只跟责任划分有关。是不是正牌的环卫工,不应该影响责任认定与划分。所以,肇事者这么做,无非是在全然理亏的情况下挣扎求放过的一种行为。

记者采访时发现,之所以存在这种现象,是因为很多人不愿意干这样的苦活,但是环卫工有社保和养老金,又舍不得放弃,于是请人替岗,自己留着岗位,工资给具体干活的人。

但肇事者列举的环卫工身份,在毛喜梅与顶岗者、环卫队、劳务公司的劳动关系中同样被扯皮,却也值得说道说道。因为除了肇事者按照规定垫付医疗费用,上述三方都有义务进行程度不等的补偿。

但肇事者列举的环卫工身份,在毛喜梅与顶岗者、环卫队、劳务公司的劳动关系中同样被扯皮,却也值得说道说道。因为除了肇事者按照规定垫付医疗费用,上述三方都有义务进行程度不等的补偿。

对于替岗问题,富邦劳务公司表示早就知道,但无法禁止;示范区环卫队负责人也表示,只考核路面环境,只要环境达标了,至于谁在扫、几个人扫,他们不干预。

图片 3

喜梅顶岗有劳动身份的环卫工,是濮阳当地非常普遍的现象。普遍到什么程度?一是人人都知道这种操作,有关系的人拿下环卫工合同,然后将清扫任务发包出去给更需要糊口的人。二是毛喜梅的周围住着的都是这样顶别人岗的环卫工人,这是一个成熟的、也是被默认存在的半地下劳动力市场配置。

而且据称,在环卫系统,替岗现象普遍存在。这,恐怕才是问题的关键。

毛喜梅顶岗有劳动身份的环卫工,是濮阳当地非常普遍的现象。普遍到什么程度?一是人人都知道这种操作,有关系的人拿下环卫工合同,然后将清扫任务发包出去给更需要糊口的人。二是毛喜梅的周围住着的都是这样顶别人岗的环卫工人,这是一个成熟的、也是被默认存在的半地下劳动力市场配置。

在这个模式中,环卫队将环卫总额打包给劳务公司,劳务公司的存在,恰好就是为完成这种甩包袱的事出现的。但凡劳务外派人员出什么问题,环卫队这样的一级发包方就可以完全甩锅,所有责任推给劳务公司,后者就成了前者的白手套,是干脏活用的。对毛喜梅的遭遇,环卫队确实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给劳务公司的资金报表里没有毛喜梅这个人的名字”。

替岗问题真的无法解决吗?未必!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