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教师真的行吗?

问题:学生向老师表白,老师应该怎么办?

编者按:有时,我们会在校园里听到这样的对话:“我觉得XX老师挺好的。”“我可不这么认为”……“好老师”是一个难以被量化的词。对于什么是“好老师”,每个人心中都自有标准。然而亦可管中窥豹,获知学生对老师的期望,对师德建设提供有益借鉴。对此,我校在全校大学生中开展了“我心目中的好老师”调查,实际发放问卷800份,有效回收700份。

图片 1

回答:

本次调查分为六个模块,对大学老师的总体评价,对任课教师、辅导员、班导师、各院系及机关单位老师的评价,寻找学生心目中的“好老师”的答案。

当老师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001:首先要看学生是高中还是大学。如果是大学的话,例如研究生、博士等。这时学生具有独立的思考和判别是非的能力。如果刚好老师对这个学生也有感觉的话,可以试着接触一下。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尊重内心的选择。

一、要大学问还是好课堂?

一直以来,都在为完成它而努力。大学选的师范专业,读研也是因为本科学校的文凭给我的选择余地不多,不是去乡下,也就在小镇。我不甘心,想着读完研,不说在怀化,至少在中方也好呀!

002:如果是高中生的话。需要学会合理的引导。鼓励孩子先努力学习,等到以后大学毕业再说。同时在以后的学习中,尽量避免和学生单独接触。除了学习,尽量不谈以外的事情。

优秀的大学教师应具备怎样的素质?调查显示,81.57%的学生最注重老师是否有较强的教学能力,而应具备“渊博的学识”位居第三,占76.14%。但也有部分学生最喜欢的老师特点是热心科研,学识渊博,人生阅历丰富。那“好老师”究竟是能做得大学问重要,还是教得好课堂更重要?

我也不知道当老师的执念从何而来,只知道,自从我懂事,知道每个人都要工作后,给自己定的就是老师。可能是接触的职业不多,也就老师,医生这些。

回答:

好老师教什么?

老师有周末,还有寒暑假,这是比较吸引人的地方。再加上自己一没背景,二没钱,唯一的出路就是考上大学,找份稳定工作,而在我看来,老师足够稳定。所以在读书期间,自己给自己的压力特别大,特别是高中,现在看那时的日记,结尾都是,我行,我可以,要努力,要加油,这些鼓励自己的话。

毫无疑问,要拒绝,关键是怎么拒绝,学生的感情很单纯,爱憎分明,因为老师的谈吐和外在形象等的优异表现对老师产生好感和感情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作为老师,应该把握一个底线,决不能接受学生的表白,必须因势利导把这份感情消灭在萌芽状态。

在调查中,认为“大学老师是可以引导人生方向”的学生超过一半。与高中完成“升学率”指标不同,大学教师的任务不再是紧紧围绕“考试大纲”。分数不再成为唯一,让学生学会独立思考,对于大学教学而言更为重要。

我需要定一个目标,就像在茫茫暗夜艰难跋涉,需要一丝光亮,给我希望。指引我朝着它去努力,不至于倒下,陷入无边地狱。

回答:

拖着一小箱书来上课已经成为文学院庞光华老师的标志了。对于好老师,庞老师也自有一套标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不断学习,即一个好老师自己要终身学习、热爱学习,不断提升自己。庞老师表示,教学与科研应该是相统一的,不能说“教学能力”与“渊博的知识”孰重孰轻,学得大学问,好课堂自然也就得心应手。比如在《古代汉语》的教学中,庞老师做了很多研究并发现了其中的不足,在《冯谖客孟尝君》一课中,他觉得“客”用得不对,就在课堂上将自己的研究和学生分享,从不照本宣科。在学生陈颖诗看来,《古代汉语》就是一堂“很活跃的课”。

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是很傻很天真,那么轻易的就决定了未来漫长岁月要为之奋斗的东西。

我想这是教师面试的题目。因为我遇到过,这个问题可以参照初中政治。喜欢不是爱

文学院的陈颖诗谈起自己“最喜欢的老师”时忍不住赞叹道,庞光华老师是一个很优秀的老师。“庞老师花了大量时间在阅读与学习上,他看过的书非常多,知识面非常广。一个好老师,应该是一个有耐心与毅力去学习与钻研的老师。”

近来在重新考虑自己真的要成为老师吗?

“学高为师,德重为范”,应用物理与材料学院的辅导员何婉平老师认为,老师应该在拥有广博的知识基础上向学生传授知识,让学生能较全面地接受专业知识,“教会学生怎样思考,怎样形成自己的思维方式是大学老师的责任”。

我怎么就能确定我能够成为一个好老师呢?

清华大学前校长梅贻琦先生亦早有高论,“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要成为一个老师好难呀!

被“格式化”的好课堂

年轻老师肯定会当班主任,这似乎成为了一个不成文规定。

对于校方来说,学生认为的“好课堂”参考依据大多源自学期末的评教系统。从教学到行为设置了具体的规定,如课上有没有使用多媒体教学等,以此来对教师进行打分。“这是一个相对完善的管理体系,可以搭建一个让老师与学生进行交流的平台”,庞光华老师说道,但学生对老师的意见或建议可以通过多渠道反映。

早上六点半起床,晚上十一点才能回去。洗漱完最快也到十一点半了。

政法学院的牟爱华老师则指出,对于评教系统应科学地看待。“每位老师都想培育好学生,但现在给老师设置的条条框框太多,比如说评教系统,学生要是不能通过哪门课程,会容易报复性投以差评,或者因课上涉及一些课外知识,有的学生就会投诉老师耽误课时、上课不专业……这对老师影响很大,导致老师很多教学方式都不敢采用。”

身为班主任,要统筹全局。关心学生的各科成绩,想着怎么把自己的科目教好。要考虑每个学生的心理,随时把握班级风向,在他们和别班发生冲突的时候,还要善后。毕竟,人前还是要保全自己的学生,关起门来,该写检讨就得写,该罚就得罚。

如此看来,“好课堂”也被规范化。教学计划、标准教材、标准答案以及标准的PPT,课堂已然被“格式化”。周作人、沈从文讲课难称一流,但学问好,总为人称道。上课“天马行空”的大师,与格式化的课堂格格不入。大师上课不及格,自然成为意料之中的事。

即要和他们打成一片,又要保持老师的权威,中间的度如何把握也是一个大问题。

好课堂能引人入胜,大学问能引人入“深”,究竟是要大学问还是好课堂,恐怕还要回到“钱学森之问”上来。

更不要说还有上级对你的压力,考核的各项指标。

网站地图xml地图